乾照光电创始股东清仓减持 山西国资战车兵临城下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1-02 17:02

  尘埃落定,大股东现清仓减持

  上市公司乾照光电(300102.SZ)2018年10月31日晚间公告,山西黄河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代表太行产业并购私募基金与创业板上市公司乾照光电原大股东王维勇签署股份转让协议,以6.45元/股的价格(最近一个交易日股价溢价11.2%),收购王维勇所持4600万股乾照光电股份。交易完成后,太行产业并购基金持股4600万股,而王维勇几乎清仓式减持。

  经查询上市公司公告,王维勇先生自2016年11月10日让出公司董事长之位后,继续担任公司副董事长,此后又于2017年4月24日辞去公司副董事长、董事职位,不再担任上市公司任何职务。在此区间,王维勇先生实施了漫长的减持计划,截止今日,王维勇继续其清仓式减持,将持有的4600万股股票转让给太行产业并购私募基金,减持均价6.45元,减持金额为29670万元。至此,王维勇仅持有上市公司182.34万股,短短两年减持11035.06万股,累计套现金额达到78538.56万元,基本清仓完毕。

  目前主导公司的经营班底来自于“和君系”,该部首次在乾照光电露脸是2016年5月21日,当天披露的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乾照光电三位创始人之一王向武分别以大宗交易和协议转让的方式,合计向和君正德与苏州和正转让约占总股本 7.1%的5000万股,每股交易价格均为6.6元,交易总价为3.3亿元。随后,乾照光电又在2016年8月16日公告,其另一主要创始人邓电明亦将所持约占8.52%的6000万股,以7元/股转让给和君正德,交易总价为4.2亿元,从而与一致行动人苏州和正的合计持股达到15.61%。

  根据公告公布内容,王维勇先生的清仓式减持,意味着乾照光电的三位创始人均全部离开公司,这家年轻的公司步入了新股东结构的历史新阶段。

  草蛇灰线,伏笔争夺一触即发

  但从近期已经披露的内容看,王维勇与“和君系”并未完全在乾照光电(300102.SZ)重大事件上保持一致。此次股权转让,也为这家公司的大股东争夺埋下了伏笔。根据乾照光电公告,公司于2018年9月17日开始筹划重大事项,拟收购产业链上游博蓝特公司控股权事项;10月10日乾照光电董事会审议通过公司筹划收购博蓝特100%股权并募集相关配套融资的预案;10月23日乾照光电董事会审议通过本次重组事项的修订预案。其间,董事会并未形成一致意见,七名董事中的一位在这块两次投票中均表示反对。经查询深交所反馈回复函,股东王维勇先生表示对该笔交易持反对意见,本次股权交易更似是用脚投票,决意释出,离开公司,助攻“南烨系”。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10月31日晚间公告同样释放了接盘方的踪迹。根据公告显示,本次受让方太行产业并购私募基金明确说明,其与南烨实业及其一致行动人王岩莉签署一致行动协议,而南烨实业及其一致行动人王岩莉曾在2018年8月3日基于对上市公司看好举牌上市公司。这次股权转让增加了“南烨系”持有的股权比例,太行产业并购私募基金持有股票4600万股,南烨实业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4294.9万股,总共持有上市公司股票约为8894.9万股,占比约为12.36%,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直逼现有第一大股东“和君系”,差距仅仅为2105.1万股(占比仅仅2.93%)。若南烨实业及其一致行动人,太行产业并购私募基金如之前声称继续增持乾照光电股票,则可以轻易获得第一大股东地位。如果按照本次交易价格6.45元/股测算,仅需要不足1.4个亿!“南烨系”溢价收购了对目前公司战略并不满意的股东王维勇股权,似有谋求大股东地位的意图。

  检索公告发现,“和君系”在8月“南烨系”举牌上市公司后,也迅速做出了反应,乾照光电于2018年8月6日发布公告,现有第一大股东与福建卓丰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签署一致行动协议,同时卓丰投资发布了增持计划,未来6个月内增持股份不少于1%。该增持计划尚未实施,但承诺6个月时间将近过半。卓丰投资似是目前大股东的白衣骑士,面对率先出手的“南烨系”,卓丰承诺的增持计划将作何反应?

  产业并购,山西国资强势介入

  “南烨系”的主导公司南烨实业是乾照光电产业链上下游的合作伙伴。据公开资料显示,南烨实业在2009年成立长治高科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涉足LED产业全产业链,先后成立了虹源科技固态显示有限公司,长治高科华上光电有限公司,虹源科技晶体有限公司,虹源科技晶片有限公司。目前已经是国内规模较大的显示屏封装制造企业。乾照光电正好是其主要供应商。

  此次股份转让,签约主体山西黄河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来头不小。据公开资料查询,山西黄河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为山西太行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山西太行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则是山西金融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而山西金融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为山西省财政厅100%持股企业。也就是说,此次太行产业并购私募基金管理人实际控制人追溯为山西省财政厅。

  从做大做强支持地方龙头企业的角度,山西国资的出手具有一定合理性,但与近期多起上市公司控股权转让事宜相比,山西国资的相助并未令“南烨系”友好获得控股地位,而是呈现股权相对接近的态势,接下来各股东友好协商、伺机而动还是剑拔弩张,国资的介入令整个格局更加扑朔迷离。

  值得指出的是,2018年8月10日,乾照光电发布公告,获悉长治市南烨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在增持上市公司过程中发生短线交易违规,但未发现南烨实业在发生短线交易后受到相应处罚。为了保护中小股东权益,促使上市公司合规运作,监管层一直对违规行为保持高度关注。11月1日,太行产业并购私募基金作为南烨实业的一致行动人并5%以上股东,距上次违规尚不足三个月,本次继续增持过程是否属于违规交易?本次增持是否违反了《证券法》第四十七条以及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2015年修订)的关于短线交易的相关规定?

  谋大发展,乾照光电何去何从

  公开数据显示,引起各方觊觎的乾照光电的确是家处于上升期的优质上市公司。年报显示,2015、16、17年度净利润分别为-9021万元、4838万元、2.11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1.52亿元,该企业正处在上市以来利润最好的时期。此外,该企业在2017、2018年度制定了大规模的扩产和并购计划。公开媒体显示,乾照光电南昌基地有望在2018年内实现投产,投产后该公司产能将有较大跃升,目前乾照光电还在谋求对上游企业浙江博兰特的并购,扩产和并购战略落成后,乾照光电将形成产业链一体化的竞争态势,大大提升行业地位和盈利能力,此际的股权争夺一触即发,也许正是看中了该公司的战略上升节点。但是,上市公司的股权稳定往往决定了上市公司的业务发展,规范稳健的公司治理框架将助力而非掣肘企业发展,乾照光电竞相增持何去何从,股东结构变化对企业战略有何影响,市场将保持着持续地关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站转自其它媒体,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