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丰:咖啡馆,一座大型的白领治疗中心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1-05 19:18

张丰:咖啡馆,一座大型的白领治疗中心

2018-11-05 16:31来源:功夫财经消费/创业项目

原标题:张丰:咖啡馆,一座大型的白领治疗中心

我所在的成都,咖啡馆非常多。在我家楼下1公里以内就有四家,分布在四个商场里。

这个以喝茶闻名的城市,年轻一代却更钟情于咖啡。咖啡比茶更贵,更提神,更重要的是,咖啡馆提供了和茶馆不同的空间。在河边的茶馆里,经常能看到人半躺在椅子上晒太阳,旁边蹲着自家的狗。一起喝茶的,往往都是非常熟悉的朋友,谈话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

咖啡馆不同,它是一个魔幻的场所。

讲来讲去都是“成功”故事

我习惯去咖啡馆,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的桌子高度很适合我写作。飞快敲击键盘的时候,还可以偷听到人们聊天。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上个周末的下午,听对面男士接电话。这哥们大概40岁的年纪,面色白皙,身高马大,胡子比较显眼。他点了一杯拿铁坐在那里,面前没有电脑,也没有书,是一个比较纯粹的咖啡消费者。

第一个电话是这样的:“周一的事情,你和刘总商量一下,你来负责……”接下来两分钟的沉默,是听对方说话,然后他变得强硬起来:“是我说了算,还是你?”“你想辞职,那就赶紧去办手续。”

第二个电话是打给刘总的:“王xx太不像话了,他说要辞职,我喊他周一就去你那里办手续。”和刘总的通话时间比较长,对方比较耐心。最后的定性是,那个姓王的太没有责任心了,自己负责的事甩锅,还闹着要辞职。

我看着眼前这位哥们,他的眼神里透着迷茫。他在经营的公司,处境应该不妙。“高层”之间很不友好,台子似乎马上倾覆。放下电话,他在那里坐了很久,甚至忘了喝手里的咖啡。

对这位很不如意的“老总”来说,咖啡馆对他而言,是一个逃避现实的场所,下一个周一,他就必须投入到现实的战斗之中。

像这样沮丧的时刻,我其实很少遇到,更多时候,咖啡馆里充斥的是兴奋的气息。

如果是几个男士一起喝咖啡,讨论的多半是创业。我就碰到过一次,没有听清他们讨论的项目,但是却记住了一位穿格子衬衫的家伙,他的音量很大:“对,这就是用户的痛点,我们一定要抓住。”

这话让我很吃惊,在文章中读到“痛点”,通常没有太大感觉,有一个人如此高调地说出,却让我感到有点害怕:很多创业项目都是这样的,琢磨人性的弱点,利用人性的弱点。他们很少顾及一个事情可能的负面效果,很少讨论道德,为了“成功”,不择手段。

如果是一男一女,话题就会更为暧昧模糊。但是在咖啡馆里边,即便是男女之间,成功仍然是最主要的话题。我曾偷听到一位男士如何向女伴布道:“做得好的话,你挣个百万年薪真是有可能啊。”

那个男士,在我看来一点都不像能挣到百万年薪的人。他的女伴眼里有一丝神往,但也有狡黠,她表现出了兴奋的样子,但也没有完全投入。

过度的表达欲和过少的倾听

周末的咖啡馆,往往人声鼎沸,几乎每一桌的人都在讨论如何成功。一个从来没有来过咖啡馆的人,可能会被这种场景吓到。环境优雅,没人抽烟,每一个人,看上去都比平常更幸福。那不是咖啡因的魔力,而是白领所特有的精神状态。

咖啡馆和茶馆,都提供了家和工作之外的“第三个空间”,据说如何更好营造“第三空间”就是很多咖啡馆成功的秘诀。相比之下,茶馆更接近于家,而咖啡馆更接近于公司。人们在咖啡馆里谈到的话题,很多都是应该、但又不敢在公司谈论的。

在中国,这种“第三空间”效应体现得特别充分。我曾经在纽约时代广场旁边的咖啡馆买过咖啡,店里的座位很少,很多人排队买完咖啡后就拿着纸杯就走人了。

中国的咖啡馆,在空间的营造上则是做到了极致:各种规格的桌椅,可以方便一人至十多人一起聊天,尤其是那种大桌子,完全可以用来开会。咖啡馆不但有无线网络,还有足够多的插座可以充电。

如果从听觉上来感受咖啡馆,那实在是太吵了。几乎每个人都在表达,而缺少真正的倾听者。在咖啡因的刺激下,每个人的表达欲都增加了,更重要的是,在人们的观念中,这就是一个自我表达的场所。

如果为咖啡馆画一幅漫画的话,每个人的面前都应该画一些奇怪的、从口中喷出的符号——因为没有人会真正理解它,没人真的在意别人在说什么。本质上讲,咖啡馆是一个大型治疗中心:人们带着焦虑而来,带着疲乏和新的焦虑而去。

在咖啡馆,“表达本身”变得无比重要。很有可能这正是咖啡馆的魅力所在,不但家和公司无法提供这个功能,茶馆也不行。因为茶馆是一个制造和传播八卦的地方,因为熟人很多,如果谁大声说出秘密,马上就有很多耳朵凑过来。咖啡馆是陌生人的天下,没有谁会对别人说的话感兴趣,它比茶馆更能体现都市性。

比较难得的是,我在咖啡馆感受过两次温情时刻。

第一次是看到一群妈妈,集体在帮孩子完成手工作业,那个超大桌子派上了用场。她们没有点咖啡,也没有太大声说话,她们专注于手里的工作,但是又有真正的交流,大家互相帮助。在那一刻,家长们在合作中忘记了教育中的残酷竞争。

还有一次是在一家咖啡馆看到一个太婆为客人擦皮鞋。擦皮鞋本来是成都街头常见的服务,每次不过2元钱就可以把你的皮鞋变亮。太婆很自然地走进咖啡馆里服务,而店员也未加干涉。

一种本土生活中最常见的场景发生在这个大型焦虑现场,多少为它注入了某种普通生活的真实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